欢迎光临大庆汽车资讯网

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 汽车资讯>智能

马斯克和贾跃亭这一年谁是造车新势力死敌

2018-09-18 00:12:15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赞

马斯克和贾跃亭,这一年谁是造车新势力“死敌”?

临近2017年年末,汽车圈也迎来了收官时刻。如果回顾2017年跌宕起伏的竞争,造车新势力无疑是绕不开的一个关键词。从2014年兴起的PPT造车再到目前阵容庞大的造车新势力,汽车圈的野蛮人经过了三年多时间发展,集体进入到了“交卷时刻”。

那么,谁才是这些造车新势力的最大敌人?以颠覆者为己任的这些造车新面孔们,究竟要革谁的命呢?有时候,认清楚敌人是认清自己的第一步。

而从2014年到2017年,造车新势力的“提速”三年里,造车新势力的敌人角色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从不断更迭的对手名单,折射出了一路来势汹汹、热闹非凡的造车新势力面临的路径抉择和现实考题。而汽车头条APP盘点了造车新势力的敌人身影。

最大敌人马斯克

谁是造车新势力最大的敌人?对于不少人而言,脱口而出的自然是“硅谷钢铁侠”埃隆马斯克。这个拥有着巨大光环的特朗普的密友似乎让这些造车新兵们“如影随行”地笼罩在阴影之下。

2014年马斯克首次来到中国出差,为中国首批特斯拉车主交付钥匙时,对于中国车主的热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,而或许其没有想到的是,在疯狂的对其追捧的粉丝中,恰恰诞生了一批未来正面交锋的对手。

现在来看,无论是车和家的李想、还是小鹏汽车的何小鹏,他们无一例外都曾经是特斯拉的中国车主,或许,他们身历其境地感受到特斯拉在汽车圈带来的“苹果效应”,让这些敏锐的创业者捕捉到了巨大的风口,在中国车市消费升级、人人都是苹果粉的大时代下,为何在这个最大的汽车市场不能诞生“中国版本的特斯拉”?

而吐槽特斯拉的“美国特色”也成为了特斯拉追随者的“必修课”,从特斯拉产品的不足中找到处于PPT造车阶段吸引投资者的“理由”,为什么消费者需要“中国版本的特斯拉”?

2014年11月,李想在试用了半年Model S之后,发表了一篇在业内颇具影响力的长文,这位“光的朋友里,买特斯拉的就不下20个”的中国最懂车的亿万富豪之一,极为形象地说出了他的心声,“我都TM的快疯了!”

在这篇“该赞扬的优点我不会放过,该吐槽的缺点我也毫不含糊。”的体验文章中,令人印象深刻地是特斯拉丧失了一辆百万级豪车应该具有的豪华感。

“特斯拉 P85的配置相对于这个价位来看,更像是一个丐帮弟子。”“P85标配一个很牛逼的中控大屏幕,吸引了非常多的眼球。实际什么用都没有,因为它还没有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导航和地图”“P85的外观我就不多说了,怎么看都像马自达和捷豹的私生子。”“按照100万元的售价来看,特斯拉 P85的内饰就是一个渣,视觉上充其量是个迈腾、雅阁的水准。”“后排座椅基本上是噩梦级别的,坐上去和坐小马扎的感觉一样”。

3年之后,在烧了八千万办了一场天价发布会后,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不忘再度调侃下马斯克。“希望大家以后在街上看到蔚来汽车,能够帮助我们点赞,不要再捧特斯拉的臭脚了。”

而即将在CES发布首款样车的戴雷也表达了对于特斯拉“软肋”的认知。其曾经对汽车头条APP表示,“特斯拉说到底还是为美国消费者设计的车型。”FMC的产品将高度聚焦中国消费者的需求,在后座空间和奢华配置的打造方面下功夫,另外FMC的内饰将成为其另一大亮点所在,“FMC的内饰上将有超乎你想象的亮点。”还有人机交互功能也将让中国消费者爱不释手。

从粉丝变得敌人,誓将曾经的偶像拉下马的李斌们,特斯拉和马斯克是他们再度创业的“逻辑起点”,也是其所描述的庞大商业愿景的出发点。从目前来看,“半价特斯拉”几乎是不少造车新势力的“标配”话术,对于极有可能未来上市的蔚来和小鹏汽车而言,这自然也是最容易让投资人理解的“故事”。

早在2013年,李斌与小米雷军见面,向后者讲述自己有做“中国特斯拉”的想法。而两年之后,雷军旗下顺为资本参与投资,雷军成为蔚来汽车六大创始投资人之一。何小鹏在发布会上也曾袒露,自己在使用特斯拉的过程中,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但要做到“半价特斯拉”又何尝容易?电池技术、装配工艺和融资水平都考验着这些几乎从一张白纸做起的野蛮人,要知道,毕竟特斯拉在电池技术方面拥有着原创的独到之处,而其在量产规模上也是遥遥领先于这些造车新兵。

更何况,马斯克巨大的个人魅力、以及火星移民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都是追随者尚无法完全匹配的特性。当华尔街的投资客们看到马斯克的“猎鹰九号”在洛杉矶上空腾云驾雾飞向外太空之时,内心的震撼相信是其他人所无法给予的。

“亦敌亦友”贾跃亭

马斯克的“阴魂”尚未散去,在造车新势力阵容中,又出现了一位“蒙眼狂奔”的金句先生——贾跃亭,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生态化反成为了造车新势力们的共同“梦魇”。

“只有被99%的人嘲笑过的梦想,才有资格谈那1%的成功。”“生态经济的变革创新之路注定是艰难的,必然会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抵制与施压,注定了通往生态的世界里没有“容易”二字。”“LeEco或许会失败,但我相信,LeEco这个新物种所代表的互联生态模式一定会成功。前路漫漫,荆棘重重。”拓荒者自居的贾跃亭曾经风光无限,春风得意

马斯克和贾跃亭这一年谁是造车新势力死敌

,以造车新势力“旗手”自居,而每一个金句无不掀起轩然大波。

但金句这张纸终究包不住虚火,在发布罪己诏之后,贾跃亭和乐视汽车可谓是节节败退,从生态旗手贾跃亭变成了“下周回国”贾跃亭,远走美国他乡吃着泡面的贾“布斯”此时悄然从敌人变成了队友。

平心而论,从贩卖概念再到贩卖情怀,贾跃亭确实达到了一个非常“高段”的水准,即使在内忧外患的危机之时,贾悦亭仍然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大抒情怀。

造车新势力的大佬们于乐视造车的态度非常微妙和复杂的,一度曾经对其是嗤之以鼻,不屑一顾的造车野蛮人们不少成为了“挺贾派”。虽然之前口诛笔伐,但当贾跃亭败绩初现之际,他们反而一反常态,表达了惺惺相惜。

一向心直口快、曾经炮轰乐视“虚假宣传”的李想就在贾跃亭四面楚歌之际,点赞了乐视汽车的“先进性”。

“内部讨论这几年最好的产品理念,FF91几乎都是排在大家意见里第一位的,虽然产品存在严重的过度设计,但确实是少有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。”他在评论中写到。“乐视的能力层面,也是全球为数不多具备智能汽车完整的基础研发能力的企业,具备这个能力的全球不超过五家。”

或许,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阵容的成员们突然意识到,贾跃亭的失败并不能增加自身成功的“砝码”,反而会使得造车新势力的“信用”为其买单。“谁会成为下一个乐视汽车?”此时此刻对贾跃亭的墙倒众人推于人于己都无益处。

真正的“敌人”

“时间是审查一切罪犯的最老练的法官,时间乃是最大的革新家”英国哲学家培根这句名言,成为了造车新势力当下焦虑的内心写照。

一方面,他们大部分追赶和对标的对象——特斯拉已经信誓旦旦地表态三年内国产,另一方面,则是面临着发改委资质和工信部产品目录的“困扰”,以及汽车产品研发和生产周期的“定数”的“掣肘”。

人人都知道,特斯拉“狼来了”之前,能否顺利推出产品,抢占先机,是其在下一轮竞争中能否存活下去的关键因素之一。但另一方面,无论是资质和产品目录的申请进度表,都无法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里。所以,对于大多数创业的造车企业而言,试错的机会已经所剩无几。

而绕开资质关卡的唯一途径就是代工,但代工的品质如何保证?中国制造能否为豪华品牌背书?

李斌在回应江淮代工蔚来时,曾经如是喊冤,“我其实对江淮非常充满敬意。我经常跟我们的投资人说,你们投了钱支持我们,你们去看看一个国企愿意投几十个亿来做这个事,这是多大的进取心呀。而且还容易被不明真相的群众说是代工,你们难道不尊重这件事情吗?我觉得这是中国的进步,这怎么就有问题了呢?反正说多了一点,再说就哭了。”

他举了富士康同时生产小米和苹果的例子来为江淮辩解,“今天早上我跟郭台铭吃饭,那人家不是又产小米,又产苹果吗?这有什么问题呢?这道理怎么就这么难说通呢?我很着急。”

但“捉急”的李斌和其队手们,或许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都将会遇到这样类似的追问。消费者为何要为一辆定价在40万左右的江淮造或者海马造买单?需要通过首批车主的口碑和产品的品质为自己正名,而这同样需要时间。

2017年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造车运动的元年,站在巨大风口上的野蛮人们,面临的是一场ALL IN 或者ALL OUT的疯狂游戏,跑赢时间,跑赢对手是这些面临生死时速决战的玩家的共同命运和抉择。如临大敌、如履薄冰的他们在胜负一线间中究竟谁能够成为“幸存者”?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